当前位置: 首页
> 市民生活 > 百姓故事

王建仁:从戎四十载难忘故乡情
发布日期:2015-11-26 浏览次数:字体:[ ]

2013年,“菲特”台风期间,王建仁带领第二军医大学医疗队赶赴家乡参加救灾。



   人物档案
  王建仁,1956年10月出生,凤山街道永丰村人,1974年毕业于余姚中学,同年12月入伍,大校军衔。历任班长、排长,总后勤部宣传部干事、组(处)长、副部长,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政委、第二军医大学副政委。1981年7月毕业于南京政治学院,后分别在后勤指挥学院、国防科技大学、国防大学、中央党校等接受培训。参加过1975年河南驻马店特大洪灾抗洪抢险、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曾被评为全国、全军法制宣传先进工作者,多次受到总部嘉奖,两次荣立三等功。
  余姚新闻网讯(记者 倪劲松)“班长,来来来,好久不见我们合个影吧”、“班长,什么时候再给我们吹首笛子曲,我喜欢听《扬鞭催马运粮忙》”……深秋时节,借着母校余姚中学八十周年校庆,74届文艺班的同学们又聚到了一起,作为当年的班长,王建仁置身其中,感受着那份浓情与温暖,思绪却又回到了40年前。
  初出茅庐
  青涩少年展露才华
  1972年初,从永丰初级中学毕业后,16岁的王建仁带着家人的嘱托,在同村人羡慕的眼光中迈入余姚中学的大门。“当年,余姚中学除了普通的文化班,还招了两个特长班,虽说我的文化成绩也不错,但因为我有吹笛子的特长,就被招入了文艺班。”校庆活动的间隙,王建仁特意留出时间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以前我在总后勤部工作的时候,就是负责新闻宣传的,也经常跟记者打交道,所以我们也算半个同行,当然要配合好你的工作啦!”风趣幽默的言谈,让记者对这位戎马半生却又有着儒雅气质的校友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是永丰人,四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一口熟悉的乡音,几句地道的余姚方言,虽然离开家乡40余载,但在王建仁看来,家乡话不仅是一种沟通方式,更重要的是在话语里面有熟悉、难忘的家乡味道。“余姚可是个好地方,无论我在哪里,只要提到王阳明的故乡、说起七千年的河姆渡文化,大家都是由衷地敬佩,作为余姚人真的特别自豪。”
  回到家乡,聊起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童年、少年时代,王建仁十分兴奋,“当年,家里孩子多,父母又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在我们的学习、生活上管的真不多,但家里的规矩还是挺严的,能做的,不能做的,都给我们说得清清楚楚,谁要是越规了,处罚也是很严厉的。”王建仁感叹,那时的生活虽然简朴却很充实,回想起来是那么的温馨快乐。
  “我上学那会儿,可不像现在这样重视教育,我能从一个乡下的小学校考到余姚中学,也是不容易的。”王建仁坦言,在学习上父母从来没有对他有过多的要求,全凭自己的一份执着与坚持。“从小到大,调皮捣蛋的事我好像很少参与,喜欢看看书,喜欢听人吹吹笛子、唱个样板戏,还总是自己琢磨着去学、去唱,兴趣爱好挺广泛的,接受能力也不错。”
  能到城里、特别是到余姚中学上学,王建仁已经很满足了。当这位16岁的少年带着铺盖走进校园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特别美好。“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校园、这么大的操场,这么多的老师同学,我也是惊呆了。”他不无幽默地说。在领略了余姚中学“宏伟与壮观”的同时,新的环境也给了他更多的见识与体验。“当时家家户户都有有线广播,很多人家甚至是跟着节目播出的固定时间来安排生活的。”在文艺班,王建仁的艺术特长得到了较好发挥,“也不知道是哪位老师推荐的,当时余姚人民广播站让我去录笛子独奏,说是要在广播里播放,这让我感到意外和高兴。”王建仁挑选的独奏曲目《扬鞭催马运粮忙》得到广播站老师的首肯,他又抓紧时间请专业老师进行指导。“把笛子独奏吹到了广播喇叭里”的“号外”,当年着实让他这个班长在校园里“火”了一把,以至后来,许多校友都认识了这个文艺班的“老班长”。
  投身军旅
  锤炼成长胸怀大志
  王建仁上中学那会儿,高考还没有恢复,想上大学,必须有三年以上工人、农民或士兵的经历,并经过基层群众推荐,方能成为“工农兵大学生”。1974年春季应届高中毕业的王建仁显然不符合这些条件。
  回家务农、等待招工还是报名参军?王建仁果断地选择了后者,也为自己开辟了一条不同寻常的人生道路。
  虽然个子不高,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王建仁的身体素质却是一级棒,高中毕业时部队“招飞”,要不是政审时卡在了最后一道关口,现在的他或许早已成为翱翔天际的蓝色雄鹰。“好在最后我还是如愿以偿,成了南京军区工程兵舟桥部队的一员。”
  当年,这个舟桥部队在余姚招了100名新兵,还都分在了一个团,如今,99名战友都已先后退伍、转业回到家乡。“战友聚会的时候,我也经常接到通知,以前在北京,就只能打个电话祝贺一下。这几年离家近了,相聚的机会相对多一些,毕竟,我们的这份情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格外珍贵。”
  有些人、有些事仿佛尘封在了记忆中,比如1975年参加河南驻马店特大洪灾抗洪抢险、比如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王建仁坦言,如今,除了战友间的聚会,他已经很少提起这些往事。
  1979年,正是王建仁提干当上排长的第二年。接到参战命令后,他和战友们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部队出发前,全排战士都把各自的遗书留在了原部队。“当时,个人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王建仁所在的舟桥部队是首批赶赴广西前线的作战部队,作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工程兵,战争中不能没有他们。“我们到前线驻地的第一个晚上,接到的命令是迅速开挖藏身的‘猫耳洞’,确保安全。”王建仁边说边做起了示范,“就是利用沟壕、土坡的侧壁掏一个可以栖身的洞,隐藏在里面可以防止被弹片击中,那时才真正体会到战斗打响前的紧张气氛。”
  和其他冲锋陷阵的参战部队不同,舟桥部队接受的任务大都是架桥、开路,做好战斗保障,确保其他部队能顺利抵达指定的作战区域。“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没有直面敌军,但危险时刻存在,另一个舟桥团在工程作业时就与敌军交上了火,牺牲了好几个战士。”让王建仁感到庆幸的是,当初他带出去的一个排的战士,在5月份回撤时,除了少数几人在工程作业时有些小伤小病,大都安然无恙,“经历过战争,就会感觉到战友之间的感情特别真、特别深。”
  努力积累
  把握机会成就梦想
  对王建仁来说,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重要了。就在他参战归队后不久,部队领导根据他的一贯表现和能力,把他列入了全团两个推荐报考南京政治学院的名单。
  “当初没有机会上大学,没想到参军后我还能实现这个梦想,真的是特别幸运又特别珍惜。”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王建仁也牢牢把握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最终拿到了全团唯一一个通往军校的名额。
  虽然高中的基础不错,但毕竟已经毕业5年多了,学的又是全新的“政治经济学”,再次跨入学校大门的王建仁一头埋进了书堆。“学员都是各基层部队经过层层考核推选出来的精英,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稍有懈怠就有可能落后。”在军校,王建仁再次当选为班长,“作为班长,我处处要以身作则,学习、体能样样要争第一,还要带领全班争上游。”军校的学习气氛特别浓,竞争也十分激烈,王建仁一刻也不敢放松,就算是难得的休假回家,也带着大包小包的学习资料。
  幸运之神再一次向他招手。两年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机关向学校选调1名学员,经过各级推荐以及对学员综合成绩、素质的考评,25岁的王建仁在108名学员中脱颖而出。“离开学校那么多年还能上军校,已经感到很满足了,这次又能‘百里挑一’被总后选中到北京工作,真的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王建仁毫不避讳提及当年他得知消息后的激动和喜悦之情,“虽然在军校这两年,自己各方面的表现还不错,但从没想过这样的好事会落到我这个毫无背景的农村孩子的身上,真是有些出乎意料。”王建仁记得,听到去北京任职的消息,原本不苟言笑的父亲,开心地笑了。
  “那几年我的工作、学习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让我总结出一个道理:只有长时间的努力与积累,当机会来临,我们才能有足够的力量加以把握,而不至于因为自己‘没准备好’而错失得以改变、提升的机会。”王建仁说,“也正是因为有那些年的历练,在日后更广阔的舞台上,我才能摆正位置、明确方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自己的路。”
  尽己所能
  情系家乡助力发展
  几十年的军旅岁月,使王建仁的人生厚重而精彩,那份固守在心灵深处的故乡深情也永恒不变。“25岁到北京工作,50岁组织安排我到上海工作,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留在了那里。”王建仁微笑着说,“虽然在北方生活了这么多年,但很多的生活方式、饮食习惯还是没办法改变,更何况我妻子也是余姚人,在家里,我们就喜欢吃家乡菜、习惯用家乡话交流,感觉更自在一些。”
  北京远在千里之外,再加上部队的工作性质,那些年,隔上三四年王建仁才能赶回家团聚。“好在其他几个兄妹都在父母身边,有他们的照顾我也放心,但不管怎么说,我对父母尽的孝实在是太少了。”让王建仁感到内疚的是,即便到了上海,离家近了,但公务繁忙的他依然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在老人身边。
  “前年‘菲特’台风的时候,我带着长征医院的专家医疗队第一时间赶到余姚,当时只知道老家的水涨得很高,80多岁的老母亲被困在了二楼,但我一直抽不出时间去看她,直到医疗队撤离前的几个小时,大伙得知我还没回过家,就让军车绕道村口,再陪着我回家,才在老母亲身边呆了半个多小时。”
  虽然没能在年迈的母亲面前尽孝,但在“菲特”台风造成的洪灾期间,身兼余姚上海建设促进会副会长、余姚中学上海校友会会长的他,却与家乡人民一起直面灾难、共渡难关。那时的他不仅身体力行,回乡参加抢险救援,几天几夜不眠不休,还发挥自身的影响力、号召力,呼吁、动员更多的在外姚籍人士为家乡的救灾工作出资出力、献计献策。
  家乡,永远是放不下的牵挂,永远是触动游子心底最柔软最温暖的地方。在北京工作之时,王建仁就尽己所能为家乡的发展建设出谋划策。回到上海后,王建仁更是结合自己的工作,为助力家乡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牵线搭桥、献计出力。“能为家乡做力所能及的事,这是我最乐意也最快乐的事。”
  王建仁工作的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在全军、全国享有较高的知名度,早在2006年初,该院就与市人民医院结成了“友好医院”。王建仁在长征医院工作期间,更是积极推动两家医院开展实质性的技术合作,派出长征医院的专家学者来市人民医院进行业务指导、疑难病例会诊、手术帮带等。“利用上海专家在医疗技术上的优势,为家乡的医务人员提供技术指导和帮助,不但能促进人民医院医疗技术的提高,还可以实现卫生资源的优化配置。”王建仁欣慰地说。
  在王建仁的努力下,2010年,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也与市人民医院结对,成为市人民医院合作医院,推动市人民医院进一步提升学科建设、诊疗技术及医院管理水平,更好地造福家乡人民。
  时光流逝,岁月沉淀。本该到了退休的年龄,但王建仁的脚步还没停留,现在他又投身到医改大潮中,愿为家乡人民的健康继续做点事。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