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余姚市政府信息公开 > 政策解读 > 其他政策解读
《宁波终身教育促进条例》政策解读

  《宁波终身教育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从2015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是继福建、上海、太原、河北之后,又一个终身教育的地方法规。据介绍,《条例》对社区教育、农民教育、在职人员教育、老年教育和社会弱势群体教育等五个大类进行了重点规范;明确了建立学分管理体系的发展目标;规制了终身教育经费的筹措机制和保障措施;明确了终身教育人员配备要求和创制了终身教育专职教师的职称晋升渠道;丰富了终身教育资源的供给方式。

 

    3月5日上午,针对市民较为关心的问题,宁波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权威解读。

    老年学习者:谁来保障我的学习?

    【呼声】“工作时想学习没时间,如今退休了,有时间了,又不知去哪儿学?老年大学报名能报进吗?”

    【条文】 《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市和县(市)区人民政府应当合理配置老年教育资源,优化老年教育布局,重视老年教育机构建设。教育、民政等部门负责组织开展适合老年人特点、丰富老年人生活、增进老年人健康的知识型、休闲型和保健型文化教育。鼓励和支持各类投资主体举办老年教育培训机构。

    【解读】宁波市现已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60岁及以上的老人有120万,占市人口总数的20%以上,今后这一比例还将逐步提高,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如今,政府不但要重视老年人养老问题,而且要更加重视老年人教育问题以满足老年的学习需求。从现实来看,由于我市老年教育起步不久,教育覆盖率还不高,还难以满足所有老年人的就学愿望,老年大学“一票难求”,供求矛盾比较突出;因此,《条例》强调政府要合理配置老年教育资源、优化老年教育布局、重视老年机构建设,依托社区建立健全老年教育体系,实现老年教育社区化,为宁波老年教育科学规划、有序发展提供了法律依据,这是《条例》突出的重点和亮点之一。

    老年教育被边缘化,原因之一是终身教育观念没跟上。加强老年教育,让老人跟得上社会节奏,老有所学、所为、所乐,不成为社会和家庭的包袱,化消极老龄化为积极老龄化,这才是和谐社会和学习型社会的追求。老年教育是全社会都应关注的公益事业,不能完全依靠政府,政府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所以要调动全社会的积极性来参与和支持老年教育,要鼓励和支持各类投资主体举办老年教育培训机构,尽可能扩大老年教育的供给量。同时,在老年教育实现途径上,应充分发挥现代信息技术,搭建终身教育信息平台,扩大老年教育优质资源的辐射面,为老年人学习“零存整取”和打破时空局限创造条件。

    妇女儿童:谁来关注我的家庭教育?

    【呼声】 “我国传统文化非常关注家庭教育,由于家庭结构变迁和社会生活节奏变快,家庭教育被忽视了,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家庭教育了。”

    【条文】 《条例》第十四条规定:教育等部门和妇联、共青团等单位应当指导和推进妇女儿童教育和青少年校外教育,普及家庭教育知识,促进以家庭教育素养、身心健康素养为主题的家长素养工程。

    【解读】涵盖终生的具有民族特色的“家庭教育”,是终身教育需要提倡和规范的内容之一。家庭是儿童成长的第一环境,家庭教育是伴随人一生的起点教育和终身教育,其与生俱来的天然性、亲情沟通的情感性、潜移默化的渗透性,决定了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若干意见》强调“家庭教育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中具有特殊重要的作用”,要求各级妇联组织“切实担负起指导和推进家庭教育的责任”。我市以《意见》为指导,积极实施“春泥计划”和“母亲素养工程”,探索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新内容、新方法、新载体,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多次被中央文明委评为全国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先进城市。《条例》的新规定意味着各级妇联组织要把指导和推进家庭教育工作作为妇联工作的重点,积极探索家庭教育新趋势、新规律,使家庭教育工作更具有针对性、科学性和有效性。同时,以创建学习型家庭为载体,宣传家庭教育知识,提高家长素质,转变家庭教育观念,积极探索家庭教育新路子。

    业余学习者:谁来认定我的学习成果和圆我学历梦?

    【呼声】“业余时间在终身学习网上学了不少课程,我的学习成果能认定吗?我在不同地方的培训课程能互换和累积吗?我在不同学校所修的学分能互认吗?”

    【条文】 《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利用终身教育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为学习者建立个人终身学习档案。《条例》第十九条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建立和完善适应终身教育发展的学分管理体系。逐步建立和完善终身教育学分积累制度。终身教育学分积累包括学习信息储存、学分认证管理、学习信用管理、学分奖励等内容。终身教育学分可以通过累积学习时间和课程考试等方式获得。鼓励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行业协(学)会通过终身教育学分记录方式开展各类培训。逐步建立终身教育学分转换制度,实现不同类型学习成果的互认和衔接。

    【解读】《国家教育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构建终身学习“立交桥”,促进各级各类教育纵向衔接、横向沟通;教育部最近提出,要加快建立学分互换认证体系,推进学分成果积累与转换制度的研究和实践。目前,我市已分别建起市级、县区级的终身学习网,如何早日实现全大市的学习资源共享、学习成果互认和转换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终身教育学分积累与转换的核心价值在于促进全民终身学习,通过对学习者先前学习成果的认定,支持各级各类教育培训机构之间、非学历与学历之间学分的互认与转换,促进不同类型学习成果的沟通与衔接,来激励社会成员结合自身发展进行学习规划,根据自身情况通过各种形式进行学习,并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在遵循一定规则的条件下,积累和转化自己的学习成果,最大效率地获取社会公认的学习成果价值证明。

    为了构建终身学习“立交桥”,个人终身学习档案和学分银行建设是关键环节,学分银行将以服务基层市民、新市民和弱势群体为主要服务对象,开展符合他们需求的教育活动。市本级将加紧制订学分银行各项标准,加快课程分类,加强资源建设,在慈溪市学分银行成功实践的基础探索具有宁波特色的市民学分银行建设之路。

    终身教育“立交桥”对于“农民工”等社会弱势群体来说有了更多“圆我学历梦”的机会。现在教育种类比较多,电大、网络学院、党校等各类成人教育之间,实现学分互认,可以从体制上打破国民教育和终身教育的隔离与分割,搭建起一座很好的桥梁。

    企业职工:谁来保护我的培训费?

    【呼声】 “企业老总外出培训,动辄几万的花费,而我们一线员工想提升自己的技能,却没有培训费用支持,这样合理吗?”

    【条文】《条例》第八条规定: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其他社会组织应当积极创造条件,为本组织成员终身学习提供保障和服务,鼓励其建立带薪学习制度和学习奖励制度,支持在职人员接受教育培训。《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企业和相关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取职工教育经费,并可以依法在税前扣除。职工教育经费应当专款专用,专项用于职工职业技能培训和继续教育培训,其中用于一线职工的职工教育经费所占比例应当高于百分之六十。

    【解读】传统观念认为带薪学习体现了一个单位或企业的福利,但随着受教育权利作为一种人权得到普遍认可后,带薪学习也成为了成人学习的一项权利。对于企业员工而言,学习与工作之间的矛盾使学习者处境尴尬,带薪学习制度是通过学习时间的保证来实现企业员工享有终身学习的权利,进一步推动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实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的规定,各类企业要实施职业教育和职工培训,承担相应费用;一般企业按照职工工资总额的1.5%足额提取教育培训经费,效益好的企业可按照2.5%提取。对所提取教育培训经费该如何使用,该法没有明确规定。本《条例》规定职工教育经费应当专款专用,且用于一线职工的教育培训经费要占总额的60%以上,这对于企业保证一线职工的教育培训费有很强的操作性。与此同时,明确了一线职工教育经费的所占比高于60%,也便于针对一些不良现象进行监督,比如,原先一些企业领导以“出国学习”为名,花费甚大,却占用了广大职工的培训费,职工有苦说不出;以后,依据《条例》规定,滥用职工教育培训经费行为将是违法行为。

    农民大伯:终身教育立法与我有关吗?

    【呼声】 “我是一名普通农民,我在电视上多次听到有关终身教育的话题,我是从事种地的农民,终身教育与我有关吗?”

    【条文】 《条例》第十二条规定:农业、教育和科技部门负责农业实用技术培训、农民职业技能培训、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农业技术推广培训和农村预备劳动力培训等的组织和实施,提高农民劳动技能和文化素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主管部门负责农村劳动力向工业、服务业转移就业技能培训的组织和实施。

    【解读】终身教育不仅与行政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企业职工有关,而且与农民以及所有社会上的公民都有关。《条例》对社区教育、农民教育、在职人员教育、老年教育、特殊人群教育等五大教育内容进行了重点规定;为了提高农民的劳动技能和文化素质,政府将资助农民参与职业技能培训、农业技术推广培训、劳动力转移培训等;为了提高和保障残疾人等特殊人群的生存能力和生活质量,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教育等部门和残联等单位应当根据残疾人身心特点和需要,组织开展残疾人职业技能等方面的教育培训;为了突出社区教育的重要功能,市和县(市)区人民政府、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加强社区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社区教育网络,建立社区教育服务圈,方便市民随时随地参与社区活动。

    终身教育教师:谁来关心我的工作?

    【呼声】 “我是一名社区学院的老师,从事社区教育工作好多年,却一直没办法在我专业领域评职称,我该怎么办?”

    【条文】《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政府有关部门应当根据终身教育机构的性质,将从事终身教育工作的专职教师专业技术资格评审列入相关系列职称评审。

    【解读】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中》中强调,要“加强社区教育队伍建设,促进社区教育队伍的专业化、职业化发展,建立和完善一支以专职人员为骨干,兼职人员和志愿者为主体的适应社区教育需要的管理队伍和师资队伍”。本《条例》规定对从事终身教育的老师是一个极大的鼓励,为加强终身教育专职教师和管理人员队伍建设,健全终身教育工作人员激励机制,推进终身教育与工作考核、岗位聘任、职称晋升等人事管理制度提供了法律依据。

    市民大众:我能为终身教育做什么?

    【呼声】 “我是江东区一名普通居民,我已经享受到了政府为我们提供的各种免费教育培训服务,我觉得我应该回报社会,我想为终身教育提供绵薄之力,我该怎么办?”

    【条文】 《条例》第八、第九条规定:鼓励专家、学者以及具有专业知识和特殊技能的市民为终身教育提供志愿服务。鼓励有学习和接受教育能力的市民积极参加终身教育,树立终身学习理念,提高自身素质,促进全面发展。

    【解读】在当今信息爆炸时代,人们一年不学习,所拥有的全部知识就会折旧50%以上,人们已经没有了拥有学历文凭便可一劳永逸的资本。学习如同呼吸一样,是一种终身的活动,是一种生活方式,为此,要鼓励市民积极参与各种学习活动,树立终身学习理念,提升自身素质,促进全面发展。

    终身教育事业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伟大社会工程,终身教育活动是一种公益性事业,单靠政府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任何公民都有责任、使命和义务为终身教育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终身教育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包括全市市民的鼎力协作和大力投入,需要遍布全大市各街道、社区的志愿者来宣传动员群众、组织和发动群众,并为群众提供各种教育援助。

    公益性设施:我能为终身教育贡献什么力量?

    【呼声】 “我是宁波终身教育公共服务平台的一位工作人员,我们平台上有海量的数字化文献资料,欢迎您们来我们平台学习!”

    【条文】 《条例》第二十五、二十六条规定:鼓励全日制学校在不影响正常教育教学的情况下,发挥师资、场地和教学设备等方面的优势,为开展终身教育提供服务。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体育馆、科技馆、工人文化宫、美术馆等社会公共设施应当采取免费或者优惠的方式向市民开放,开展有益于提高市民素质的公益活动,满足市民接受终身教育的需求。

    【解读】 各类院校,包括普通高校、普通中小学校以及各职业学校,不仅是学历教育的实施主体,也是终身教育和学习型城市建设的重要资源。因此,一方面,各地方要充分利用辖区内各类院校的图书馆、资料室等教育教学资源,加强横向联系,借助于各类院校逐步开放的资源,广泛开展各种终身教育活动;另一方面,各类院校可以充分利用自身具有的优势,为终身教育事业提供师资供给服务、科研与科研指导服务、教学培训指导服务等教育服务,为市民学习者创造便捷、灵活、个性化的学习条件,进而在终身教育活动中发挥应有的贡献。根据《条例》的规定,以后普通市民进入公益性设施进行学习和活动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包括美术馆、科技馆、公共图书馆、数字化图书馆、文化宫、体育馆、青少年宫、老年活动中心等公益性文化场所,是开展以丰富市民文化生活、提高市民素质的终身教育重要载体,应该扩大公益性设施免费向市民开放范围,应该结合自身实际,多多开展灵活多样、丰富多彩的终身教育活动。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